即便这样冯提莫也没有坐上“斗鱼一姐”的位置-榆次新闻网
点击关闭

一姐一个-即便这样冯提莫也没有坐上“斗鱼一姐”的位置-榆次新闻网

  • 时间:

法国发生地震

後來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,2018年陳一發兒與馮提莫先後捲入醜聞事件,馮提莫的「會計門」和陳一發兒「調侃南京大屠殺」都讓她們走入了自己直播生涯的至暗時刻。

在韓國,馮提莫的火爆程度堪比一些大牌明星,而她的《學貓叫》甚至被網友說堪比《江南Style》。韓國主播界不僅開始流行模仿翻唱《學貓叫》,還有大量網紅主播上傳了自己觀看馮提莫唱歌的反應視頻,連EXO成員邊伯賢都在直播與粉絲互動時唱了《學貓叫》。

2014年9月,重慶女孩馮亞男開始了自己的網絡主播生涯,她給自己起了個名字叫「馮提莫」,並在鬥魚英雄聯盟區開始直播。

遊戲區主播每天唱歌,這是不是分區搞錯了?

2015年馮提莫曾經在微博上寫道:「我承認我玩兒遊戲少於唱歌,那是因為你們不喜歡看我玩兒遊戲,一玩兒遊戲就說我,我只是不想你們失望,我也不是金嗓子,我是不是每天唱歌連着5,6小時從來很少混時間划水啥的吧?其實有時我也不是很想一直唱啊…會累,只是不想說,也不想你們不高興……」

但不同的是,陳一發兒遭到鬥魚封禁,直接退出大眾視野,而馮提莫則在短暫的輿論風波后依然保持着千萬級的主播人氣,自此穩坐「鬥魚一姐」的寶座。

今年年初,韓國一個網紅邀請馮提莫前往韓國,馮提莫一現身韓國街頭就受到了路人的關注,被堵得水泄不通,當天甚至登上了韓國熱搜榜第三。

馮提莫想要撕掉「女主播」的標籤。

但故事的轉折點很快到來,「千播時代」爭搶頭部主播成為了直播平台的主要任務,人氣居前兩位的大表姐和周二珂被挖角。即便這樣馮提莫也沒有坐上「鬥魚一姐」的位置,無論是人氣還是知名度,陳一發兒在當時都要略勝一籌。

沒有「一姐」的鬥魚會好嗎2019年7月17日,一直「被上市」的鬥魚終於登陸納斯達克,股票代碼為「DOYU」,募資金額約7.75億美元。成功上市並不是鬥魚的高光時刻,畢竟老對手虎牙在這一環節已經搶佔先機。

與此同時,馮提莫本人也成為全網流量明星,並開始轉向主流視野。

雖然女主播具有很強的商業變現潛力,但行業天花板顯而易見,社會關於「女主播」的偏見非常嚴重。

成為「鬥魚一姐」「提莫」本來是《英雄聯盟》遊戲中的一個角色,但是2014年之後,在大多數中國人眼中這其實是一個女主播的名字。

根據艾媒諮詢發佈的《2017-2018中國在線直播行業研究報告》,在面對「自己所喜歡主播更換平台」這一問題時,85.7%的受訪網民選擇「會跟隨主播一起更換平台」,僅14.3%的受訪網民選擇「不因主播離開而更換平台」。人的不確定性為鬥魚埋下了潛在的風險。

關於轉型,她有過不少嘗試,為電影唱推廣曲,上音樂類綜藝節目,出唱片,開演唱會……她幾乎做了所有歌手會做的事兒,但是在外界眼中,她依然是個「女主播」,某種程度上這與「實力」無關,與「出身」有關。

從「鬥魚四大歌姬之一」到毫無爭議的「鬥魚一姐」,馮提莫用五年的時間完成了「直播界頂流」的加冕。

不當主播,當天後?成為鬥魚一姐后,馮提莫的事業彷彿坐上了火箭。

《學貓叫》、《小雞嗶嗶》這些被馮提莫唱火的歌,不僅成為了網絡神曲,甚至直接火到了國外。

網友以為這是個玩「提莫」的主播,沒想到聽了一晚上歌兒。

「遊戲頻道是最多人的,而且基本都是男的,你說搞錯了?我覺得恰恰是搞對了」,一位長期關注直播的朋友告訴老圓。

從「五五開」到「陳一發兒」再到如今的「馮提莫」,鬥魚眼睜睜地看着自己的頭部主播流失,而這其中的誘因不僅有可預料的「挖牆腳」,還有薛定諤的「政策風險」。對於鬥魚而言,這無疑是難以言說的痛。

但顯然大家對此並不接受,馮提莫的音樂水平不僅引發了在場不少製作人的質疑,同時也在網上引發不小爭議。這些「雜音」帶着大眾對於女主播的「偏見」,同時也提出了一個問題:主播究竟能否轉型歌手?

嬌小可愛的外形,甜美的歌聲讓馮提莫在直男遊戲區格外受寵,與大表姐、周二珂、陳一發兒同為「鬥魚四大歌姬」,但她距離「鬥魚一姐」的位置還有一段距離。

近一兩年馮提莫參加了不少歌唱類綜藝節目,試圖脫離主播的刻板印象。2018年年末,馮提莫與kk張組成兩人組合參加《即刻電音》節目,這一次她自我介紹的時候在「主播」之後,為自己貼上了「歌手」的標籤。

按照音樂圈中流傳的鄙視鏈,「做古典樂的瞧不起玩爵士的,玩爵士的看不起玩搖滾的,玩搖滾的看不起唱流行的,唱流行的看不上搞嘻哈的,搞嘻哈的誰都瞧不起,大家一起瞧不起喊麥的」,網紅主播甚至都沒資格進入音樂鄙視鏈的排序。

作為直播平台,鬥魚本身並不存在天然的黏性,主要的吸引力來自主播,尤其是頭部主播。

雖然經過「千播大戰」,如今的直播市場已經趨於穩定,但在「頭部制勝」的殘酷戰爭中,馮提莫的流失對於鬥魚依然是戰略層面的影響,鬥魚亟需培養下一個「一姐」。

2018年,馮提莫作為網絡紅人的代表登上了國民級綜藝節目《天天向上》和《快樂大本營》的舞台,這意味着她不再止於女主播的定位,已經一隻腳踏入了娛樂圈的大門。

如今,曲終人散,合約到期的馮提莫選擇離開鬥魚。

所以,即便如今馮提莫主動拋下「鬥魚一姐」的光環,轉型之路依然崎嶇。

今日关键词:鹤唳华亭开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