汤道生和整个CSIG过去一年都经历了什么-南皮新闻
点击关闭

汤道合作-汤道生和整个CSIG过去一年都经历了什么-南皮新闻

  • 时间:

哈登三节60分

不過湯道生坦言,他是一個不擅長總結的人,比如用一個關鍵詞來總結騰訊架構調整一周年,這對他來說有些困難。但展開來說的話,他覺得過去一年,騰訊對產業互聯網的重視已經非常明確,並且有了更清晰的架構、更明確的目標,而他帶領的CSIG正在往這個目標狂奔。

具體而言,騰訊已在金融行業獲得保險公司、銀行及證券公司的關鍵合約,包括中國人民保險集團、交通銀行(601328,股吧)及海通證券(600837,股吧)。此外,騰訊還為包括長沙在內的多個城市的公共服務提供解決方案支持,如醫療保健、交通及教育。

針對這個問題,湯道生告訴記者,關於怎麼構建合理的體系對外服務,騰訊總辦進行過很深入的討論,但這也是一個比較複雜的問題,組織架構放在這兒,有好處也有壞處。

CSIG的做與不做據騰訊Q2財報顯示,今年二季度,騰訊金融科技及企業服務收入同比增長37%至229億元。其中關於企業服務業務,財報指出,隨着擴大銷售團隊及產品類型以獲得更多主要客戶及大型合同,雲業務的收入同比穩健增長。

而更為重要的是,騰訊雲此前一直是設在SNG下的業務。可以說,在騰訊還沒有明確整體發力B端業務的時候,是湯道生,在自己的管轄範圍內,為騰訊的雲業務提供了滋長的土壤。

此外,騰訊對外的服務生態也亟須加強。他提到,現在很多客戶對騰訊的解決方案、技術能力都是認可的,但需要大量的人力服務時,騰訊還是跟不上。所以接下來,騰訊除了要增加人力的投入外,也需要引導更多合作夥伴來支撐。

9月25日下午,湯道生在深圳騰訊大廈37層的會議室接受了包括21世紀經濟報道在內的多家媒體採訪。站在CSIG成立一周年的節點,大家都想知道,湯道生和整個CSIG過去一年都經歷了什麼。

湯道生表示,雖然不能非常清晰的去說騰訊要做什麼和不做什麼,但是可以明確的是,騰訊不可能把每件事都幹了,而是需要一個行業生態來服務每個智慧產業。

湯道生曾和張小龍開玩笑說自己是給他打工的,玩笑背後,實際上體現的是CSIG在內部與其他BG的深度協作,這對於新成立的CSIG來說尤為重要。而除了微信,CSIG和TEG的合作也極為緊密。一位CSIG的員工告訴記者,很多時候客戶遇到困難,他們都是拉上TEG的同事一起到現場去解決。

湯道生指出,騰訊有明確的合作夥伴生態戰略,對於一些需要拉近騰訊體系的合作夥伴,會通過業務合作、資本合作等方式進行戰略綁定,這樣也能加速騰訊的生態建設。

他進一步說道,「這是比較保守估計的時間,因為騰訊做事不是運動式的,不是不管什麼結果都盲目去做。像騰訊的產品,每一個都是巨無霸,把它們的新需求搬到雲上要考慮的問題非常複雜,比如要考慮辦公網絡、研髮網絡、生產網絡之間的聯動,這些都是急不得的工作。」

湯道生坦言,CSIG目前還是很缺人,缺了解行業的架構師,缺好的銷售,也缺好的研發人員。「今天的研發模式和過去研發QQ、微信不太一樣,做雲設施的開發偏底層一點,而一個團隊要強大必須有很多不同類型的人融合到一起,需要有不同看問題的角度。「

一直以來,投資都是騰訊業務發展的重要輔助工具,而在產業互聯網生態上也不例外。過去一年,騰訊投資了30多家產業生態方面的公司,包括北明、東華、光啟元、嘉為、Coding、悠絡客、法大大等。

騰訊開往產業互聯網的列車已經駛出一年,湯道生作為這趟列車的列車長,肩負重任。他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,對於CSIG而言,還有很多可以提升的地方,比如內部流程還不夠完善,內部效率還可以進一步提升。

不僅如此,湯道生在具體的合作過程中還發現,CSIG與其他BG業務的互補效應也非常明顯。比如微信做的公眾號、小程序等一系列開放動作,都需要有人來推動和打造標杆,而CSIG正在扮演的就是這個角色。

所以,騰訊此前並非沒有toB業務,只是分散在不同事業群。但CSIG成立之後,這些B端業務被集中到一起,在公司的戰略地位也大大提升,這種情況下,CSIG能不能做好,壓力都轉向了湯道生。

目前,CSIG大概有8000多人,整個團隊可以分為兩部分:一是技術團隊,主要負責技術能力的建設,包括雲的產品以及一些安全、地圖、AI的產品;二是行業團隊,包括智慧零售、智慧醫療、教育等等。

比預定的採訪時間稍晚了幾分鐘,湯道生小跑着進入了會議室。過去一年,在成為CSIG(雲與智慧產業事業群)總裁后,騰訊集團高級執行副總裁湯道生面對媒體的次數多了起來。

過去一年,湯道生花了很多時間去拜訪客戶,他自己也在深入了解不同行業。但是行業太多了,CSIG不可能每個行業都涉及,也不可能對於每個行業都有深刻的理解,這種情況下,就涉及到「做與不做「的問題。

實際上,在騰訊擁抱產業互聯網的道路上,可謂強敵環伺,身前有阿里雲這樣入局更早、規模更大的追趕目標,身後則有華為雲這樣兇猛強悍的追趕者。對此,湯道生表示,頂層戰略很多時候在於選擇,尤其是在競爭激烈的市場環境下,騰訊的產業互聯網還是會選擇和自身優勢比較接近的路徑來發展。

而CSIG所代表的B端業務,似乎離騰訊很遙遠。但在去年的架構調整中可以發現,CSIG也並非是從無到有,它的業務便是整合自騰訊原有的騰訊雲、互聯網+、智慧零售、教育、醫療、安全等業務。

執掌CSIG,湯道生是騰訊的不二人選。2005年9月,湯道生以技術人員的身份加入騰訊,隨後負責的QQ空間項目讓他一戰成名,在去年架構調整之前,湯道生已經是騰訊SNG(社交網絡事業群)的掌舵者。

「比如微信龐大的生態,這絕對是騰訊非常獨特的優勢,所以CSIG也會在C2B的戰略方向上深挖,」湯道生說,「跟友商競爭,其實大家各自都有不同的能力,我覺得只要認清騰訊在通訊、音視頻、廣告業務等領域的優勢,基於這些來延展toB、toG的服務,往往客戶比較認可,我們也做得得心應手。」

事實上,在CSIG現有的一些大型項目中,合作夥伴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。比如僅在數字廣東項目上,騰訊就有1400多個合作夥伴參与其中。「騰訊扮演的角色其實是提供統一的中台,然後讓那些比較懂業務的合作夥伴基於我們的中台去建設,大家是相輔相成的關係。」湯道生說。

此前,騰訊曾提出過兩年內自研上雲的目標。湯道生坦言,他不敢保證兩年就能把騰訊所有新的產品需求都很好接住,所以他把這個時間改為三年。

但據湯道生觀察,CSIG成立一年來,與公司其他團隊的合作都很順暢,這讓他感覺非常好。究其原因,「首先是從騰訊總辦層面,大的框架已經確定,所以CSIG能夠得到很多支持,而高層的態度則直接推動了下面執行團隊的合作。」

在明確C2B的方向後,擺在湯道生面前的問題是如何整合騰訊C端的能力。在騰訊內部,每個事業群都如同一個獨立的公司,儘管去年的架構調整讓騰訊的同類資源進一步歸攏,但對CSIG來說,跨BG合作仍然不可避免,比如微信是在微信事業群(WXG),很多技術則是在技術工程事業群(TEG)。

對於和TEG的關係,湯道生表示,在9·30架構調整前,TEG作為基礎設施提供者分別支持了騰訊雲與其他內部業務,而架構調整之後,TEG則是基於騰訊雲的基礎設施來支持內部業務與外部客戶。

在騰訊去年9月30日啟動的組織架構調整中,新成立的CSIG成為外界矚目的焦點。這是一個與大家印象中的騰訊有些格格不入的事業群,以往,騰訊在互聯網領域是以產品著稱,QuestMobile的數據顯示,騰訊系產品的市場滲透率高達97.8%,位居行業之首。

這實際上也是toB業務和toC業務一個很大的不同之處。做C端互聯網產品,不可能滿足所有用戶的需求,只要滿足絕大多數用戶的需求即可,但面對B端客戶,每一個需求都需要被重視、滿足。

2018年底,騰訊雲和微信團隊曾聯合推出了「小程序·雲開發」解決方案。該方案通過提供一站式後端服務,使開發者無需構建應用後端服務,即可開發出一款高質量的小程序,開發速度大大提升。

整合騰訊C端能力在CSIG員工的眼中,湯道生是一位「和藹」的老闆,大家很少會看到他發脾氣。在整個採訪過程中,湯道生給人的感覺也是慢條斯理,面對一些尖銳的問題,他不會刻意迴避,而是拆解問題、回答問題。

湯道生表示,現在他也不能非常清晰地去說騰訊要做什麼和不做什麼,但是可以明確的是,騰訊不可能把每件事都幹了,而是需要一個行業生態來服務每個智慧產業。目前,騰訊雲的合作夥伴已經達到6000多家,並覆蓋渠道、服務、諮詢、研發等各領域。

記者之前與湯道生有過兩次交流,對他的港式普通話印象深刻。湯道生是香港人,他當年剛加入騰訊的時候,甚至連普通話都不會說。所以現在,湯道生雖然說話仍帶有濃濃的港腔且語速不快,但他的普通話已經算是相當流利。

今日关键词:深圳男篮超远三分